书城网 > 穿越小说 > 蝉动 > 正文 第六百六十六节鸭子浮水

正文 第六百六十六节鸭子浮水(1/2)

    “吱~~”

    审讯室铁门发出一声噪音,被固定铁椅上的杨昌庆茫然的抬起了头,见到几个面色严肃的黑衣人走了进来,然后在对面或坐或站。

    来人自然就是左重,还有负责陪审的古琦,记录员邬春阳,以及担任刑讯的归有光和沈东新,众人按照各自分工进行着准备工作。

    比如大光头用酒精给钢鞭消起了毒,刑具要是不干净,很容易造成被刑讯人员伤口发炎,死人是小事,万一耽误审讯那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至于酒精会不会刺激伤口,那不是他该考虑的事情,特务处是暴力机关,不是蒙养院,也没人在意一个注定要死的人有什么想法。

    另一边,看到人的杨昌庆激动的喊了起来:“你们为什么抓我这个正经生意人,兄弟和市政厅的诸位长官很熟悉,愿意花钱买平安。”

    此人说出这些话很正常,睡梦中突然被人拉到恶名远扬的特务处,还锁在一堆沾满鲜血的刑具旁便,没有当场吓尿都算是胆大了。

    但杨昌庆不是普通百姓,不说可能的日谍身份,就算作为一个餐饮界大亨,看到抓捕时那么大阵仗,他也应该知道这事跟钱无关。

    他说这话的目的无非是想把市政厅拉进来将水搅浑,涉案的人员越多,级别越高,他就越安全,这个家伙很懂民国官场的潜规则。

    “呵呵,杨老板不要急。”

    左重理了理桌面的卷宗,没有上他的当,微笑着说道:“平安呢你是买不到了,要是老实交代,说不定能买个全尸,这笔生意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全尸?冤枉啊,我就是个开饭店的,从来没有干过坏事,要是哪里得罪了长官请您明示,我一定改。”杨昌庆大惊失色拼命求饶。

    左重眯了眯眼睛,暗骂了一声狡猾,对方什么都不说,只咬死了自己被抓是因为私人恩怨,这样口供都不好做,此人在拖延时间。

    他脸上的笑容慢慢淡去,直接点明某些事:“杨昌庆,你就不要再演戏,我知道你杨老板虽然名声不显,可认识很多大人物。

    要是没有确凿的证据,你觉得我们会把你请来吗,鲁咏庵认识吧,苏子福认识吧,庞崇认识吧,还有那个任光林,你总该认识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认识,他们是谁。”

    杨昌庆听到这几个名字当即否认,说话时连眼睛都没眨一下,要不是知道死亡官员都去过仙乐西餐厅,还真有可能被此人骗过去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嫌疑人不承认犯罪事实的情况,审讯人员必须予以阻止,否则此人的辩解一次次得到默认,会逐步提升对抗审讯的信心。

    这将给审讯工作增加难度,对方的自信心越强,后边审讯就越难进行,为了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,需要不断地打断他的各种辩解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要说废话了。”

    左重果断制止了无意义的对话,抬手将台灯转向杨昌庆:“你们这些日本人啊就是死鸭子嘴硬,是不是非要吃点苦头才肯开口招供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那就不客气了,老虎凳、钢丝鞭这些小儿科的手段没什么意思,直接从鸭子浮水开始吧,客随主便嘛,杨先生觉得如何。”

    听上去他像是在询问意见,实际上却根本不容对方拒绝,说完后他对归有光和沈东新点了点头,让他们帮助杨昌庆恢复恢复记忆。

    所谓鸭子浮水就是把被刑讯人员倒着吊起来,致使受刑者的大脑缺氧血液逆流,再在身体下面放一缸水,用炭火慢慢的烧开沸腾。

    人挂在绳子上便仿佛是烤鸭炉中鸭子,一面要承受头部的剧痛,一面要承受着极热的水蒸气所带来的烫炙,最终全身布满水泡。

    “饶命,饶呜”

    “杨老板,请慢慢享受。”

    做完准备工作,归有光拿起布条塞进不停求饶的杨昌庆嘴中,同时笑眯眯说了一句,又拿粗绳扣住其脚腕,并把另一端绕过房梁。

    几个等候多时的看守接过绳子用力一拽,家财万贯的杨老板便被倒吊在半空中,整个人在空中拼命挣扎,还真像一只待宰的鸭子。

    一旁的沈东新也没有闲着,将一口大缸推到对方的脑袋下面,冷着脸点燃了一团柴火,审讯室里顿时变得烟熏火燎让人睁不开眼。

    “呵呵,杨先生你现在招供还来得及,哪怕你能熬得过鸭子浮水,下面的竹签子、灌辣椒水、拔肋骨也很难顶得住,何必白受苦呢。”

    左重翘着二郎腿点了根烟,吞云吐雾中语气显得很和煦,他说的是实话,跟提到的这三种刑罚一比,能电死人的电椅都算是人道。

    死,不可怕。

    可怕的是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竹签子是将削得尖细的竹签像钉钉子一样,反复钉入十指中,辣椒灌水就是指将高温的辣椒水灌入人的食道、气管、眼睛等器官。

    拔肋骨则是一根一根的把人的肋骨抽出,并且还要确保受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 

催更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