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城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竟是书中大反派 > 正文 第550章 雪落无声(中)

正文 第550章 雪落无声(中)(1/2)

    申时,怀陵城菜市口。

    关于古代为何要选在菜市口问斩死囚,一般来说有两种解释。

    第一种是说菜市口人来人往热闹,在这里斩首可以起到“警示”的作用。

    第二种则是说菜市口人气旺,可以压得住死者的亡魂。

    以上两种说法无疑都有一定道理,不过却皆不适用于今天这场特殊的行刑。

    之所以选在菜市口杀掉李岐,宁永年的目的其实只有一个。

    他就是想通过这种“公开处刑”的方式来告诉大奉之中某些蠢蠢欲动的势力——

    你们的皇帝确实死了,  你们可以去争皇位了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申时一刻,押送李岐的囚车在数万人的注视下缓缓驶入刑场。

    拥挤在刑场周围的每个人的双眼中都充满了不甘与愤怒,但当视线落在那一排排泛着寒光的枪尖之上时,这股悲愤的情绪便又会被求生的本能所压制在心底。

    因为数十具分布在各处的尸体和血泊已经证明了冲动的后果。

    于是,所有屈辱便只能化作一道道目光,如箭般射向每一个大宁兵卒。

    如果眼神能杀人,那在场的这数千黄甲兵估计早就死上不知多少回了。

    只可惜这终究只是一个比喻。

    所以无数大奉百姓便只能眼睁睁看着李岐被拖下囚车,又如同一个破麻袋般被押解到刑场中央。

    而当那个充当刽子手的大宁军汉一脚踹在李岐膝窝,令后者颤巍巍的跪倒之时,  不知有多少人竟绝望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只是大奉最底层的普通百姓,此前的人生也跟李岐没有半点交集。

    甚至有人之前还在大骂朝廷无能,打输了这场国战。

    但不论如何,他们都是大奉的子民、李岐的子民。

    因此,这一跪不仅代表着一国尊严的沦丧,更仿佛将他们每一个人的尊严皆狠狠踩入了怀陵城这茫茫积雪之中。

    数千年的家国,数万里的山河。

    即便这些百姓平日里的生活之中只有柴米油盐,一生所图也只有碎银几两。

    但此时此刻,这些大字不识的农妇、挑夫、小贩、苦工,却都感受到了一种再清晰不过的亡国之悲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,便只好一面流着不知因何而流的泪水,一面死死攥紧粗糙干瘪的拳头,嘴中不停颤抖重复着:

    “造孽,造孽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江山不管兴亡事,一任斜阳几多愁。

    如果眼下有一条可以拯救大奉的道路,相信这里的很多人都甘愿为之赴汤蹈火、万死不惜。

    然而直到现在,  也没人告诉这些百姓们要如何去做。

    又或者,  很多事可能本就并非是他们所能决定的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相隔一条街的某家酒馆,  顶楼雅间。

    夕阳的斜晖落在杨柳诗脸上,将黑色的面纱镀了一层金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看了看远处刑场上如豆粒般大小的李岐,视线又扫过周围微微攒动的人头,最终还是没能找到魏长天的身影。

    没错,虽然魏长天让探子寻了这么一处“看戏”的好位子,但他本人却不在这里,而是混在人群中挤到了刑场附近。

    杨柳诗不知道魏长天要去干什么,想要跟去,却又被后者拒绝了。

    所以她便只好忐忑不安的等在此处,双手死死攥住衣角,一刻都没有松开过。

    她根本不关系李岐的死活。

    她在乎的只有魏长天。

    而后者在离开之前曾叮嘱过一句:

    “如果情况不对,立刻出城去与张三汇合,不必等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魏长天就走了,甚至连什么叫“情况不对”都没有解释。

    可越是这样,杨柳诗便越是不安。

    公子是要去救人么?

    但如何能救?

    况且为何要管李岐的死活?

    后者死了不是更好么?

    呼吸越发急促,杨柳诗几欲离开酒楼去寻魏长天。

    但她又怕自己坏了后者的计划,终究还是硬生生忍住了心中的冲动。

    公子,  你究竟要做什么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与此同时,距离刑场外围仅十余丈的人群中。

    就在杨柳诗担心的要死的时候,魏长天此时的表情也十分严肃。

    他已经将刑场附近来回观察过数遍了,不过却没有发现宁永年。

    不仅是宁永年,就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 

催更报错